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偷听是文化还是恶搞

发布时间:2020-07-13 14:11:28 阅读: 来源:钱包厂家

电影《窃听风暴》的现实版本正在上演中

在公众场合说了几句逗乐的话,说不定回家后,你会突然在网上发现,这些话已经被网友原封不动地搬上了网,这就是最近在网上颇为流行的城市偷听风潮。咖啡馆里一位时髦女郎的手机通话,小区绿地上两名巡逻保安之间的交谈,地铁早高峰时的乘客争执,甚至电影院亲密情侣的耳语等都能被“偷听”入耳。

偷听,一个带有猥琐色彩的词,现在却成为一种草根文化引爆网友的讨论。有意无意之间的偷听与被偷听,不仅构成小说、电影里跌宕的情节,也是多元的现实生活里实实在在的重要张力。街谈巷议,浮生掠语,有时是让人遐想万千的片言只语,有时是大段大段饮食男女的绝对隐私。

不久前,“城市偷听”像一阵狂风横扫各大城市媒体的版面。在“偷听城市”、“偷听北京”等专门晒偷听故事的网站和论坛上,偷听更是受到了众多网友的追捧。一时间偷听北京、偷听上海、偷听西安纷纷出现,这股偷听潮流的风行也引发了不小的争议。

有人支持“偷听”,认为“偷听”是一种草根文化的网友表示,这里所谓的“偷听”,并不是刻意去窥探他人隐私,更接近于“收集、记录”的含义,是对社会现状的原生态描述。有价值的偷听是一种“文化”,这种观察体会生活的形式很好,这是一种记录城市人生活的方式,体现了底层大众最精髓的文化。

反对的网友则认为,晒“偷听”,只是为了满足恶作剧般的快乐。“偷听”的内容已夹杂了一些人恶搞的成分,让人觉得恶心和遗憾。“偷听”就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窥探欲,也是庸俗文化的表现。网友还指出,人们在公共场所毫无隐私可言,这样发展下去很可怕。

“这里的‘偷听’显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打听他人隐私或窃听式的行为。”美国哈佛大学人类学博士、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副教授潘天舒认为,让网友推崇的这些“偷听”更像是有心人在无意中捕捉瞬间即逝的片语碎言。他指出,闲言碎语未必一定能“体现大众底层最精髓的文化”,但从社会语言学的角度来看,充满地方特色和风土人情的人际对话,或许比所谓“精英话语”更有学术价值。

对于“偷听 ”的流行,复旦大学社会学家胡守均认为,“偷听”反映的是变革社会各个侧面的真实情况,折射出更多的时代信息,应该重视。但同时也要讲究网络文明,不要把一些不健康的东西也拿到网上去传播,并且不能超越法律底线。

著名人文学者顾晓鸣认为,从“偷听”动机上分析,它还属于灰色地带,从而也不可避免得给一些反面言论造成可乘之机。“我们现在该做的,就是对这种形式进行开放性研究和监督性管理,尽快立法,既不要惊慌失措,也不该放任自流。”

偷听语录:

“这个股市啊……那个跌啊……我的人民币啊……可不是橘子皮啊……心痛得哗啦啦啊……”上海一位股民的抱怨。

“鸭脖子怎么卖?”“10块钱3个。”“那我买1个多少钱?”“3块。”长沙一位做鸭脖子生意的店主奇怪的卖法。

“OK,5毛,好嘞,谢谢您了。各位GOOD拜拜!”这是北京地铁八王坟站一个卖报的老人在卖出最后一份报纸后说的话。

“回收蟑螂,大的一元,小的五角。”最近,广州街头巷尾出现了不少高价回收蟑螂的人,他们说卖的蟑螂药药效强,灭了的蟑螂包回收做药用,可以治百病。纸箱上面还有一个牌子写着:“药效好不好,人头来担保!”等你买了蟑螂药后再去找他,早没影子了。

【即时通会员如是说】

把公共空间当作传播自己思想的场所,让偷听者偷听去吧!——小网

这种“偷听文化”应该算是碎片化社会的一个表征,试想在公交、超市等公共场所独处或一时没有交流对象时,人的耳朵自然会接收到各种声音,百无聊赖之下对这些声音进行收听分析也是人之常情,除了左耳进右耳出的,能让人会心一笑的多是含有一些信息量的,“偷听文化”通过互联网使得这些多数是使人发笑的信息得以传播,也是应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古语,换句话说,这不过是过去“街谈巷议”通过网络被放大化了。只要不以中伤他人为目的,这种无害化的传播还能增添生活的乐趣,应该笑看其发展——“偷听”者在生活中不也是“被偷听”的对象吗?——夏阳

控制这个偷听应该像写日志用了别人的东西,只要不用于商业用途就可以,那偷听只要不对社会存在危害就可以。——甜蜜

好几年前,就有“偷听城市”一说,当时还专门针对这种“偷听”文化写了一篇论文。没想到现在“偷听”依然在被人们讨论,看来这种从民间兴起的方式还是有生命力的。——赵红

这年头,我们无处安放的隐私……这样以来,地铁里、超市、饭馆、咖啡店、商场……这些人们常去的场合,渐渐地不再热闹,人们都闭嘴不语,安静的没有一点生气,原因只有一个,怕自己哪句话说的不到位再被公布掉。当然我们不希望这些情况发生,那么请那些喜欢扒窃隐私的人们,管住自己的耳朵,那些喜欢嚼舌头的人们管住自己的嘴巴。恶搞的街头“偷听”会给人们带来娱乐效果,是可以进行的,只要不涉及人们的隐私,不影响人们的私生活,生活依然其乐融融。——人可木木

所谓“偷听”一开始并不是有意识的去想窃取别人的秘密或隐私,只是在无意中听觉器官扑捉过滤到的一些信息。而且,如果是个人隐私的话,那么讲话人会考虑讲话场所的问题。只是现在信息的发达,让这些被听到的话,不小心被传到网络之中,各种加工源源不断,本身无意义的“偷听”也就变成了恶意中伤。——杨文

既然是公共场合,那么说话的人就要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任,不要把隐私随便拿出来谈。不谈隐私的情况下,说的一言半语被听了去,人家觉得有趣就放在网上,不点名不道姓不披露身份证,应该也算不上侵犯隐私吧。都说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那么发掘这种低调的智慧,为生活添加几分别样的色彩,也没有什么不好。只要不是故意的、有意的、恶意的中伤就好。网络监管,不应该监管“偷听”不“偷听”,况且又没有安窃听器,也算不得“偷”;而是要监管别有用心的恶意行为,这个要分清。——西铭

几年前和一摄影记者出去办事。路过前门的时候,有位卖橘子的阿姨因为摊子被城管吵了,伤心痛苦;我朋友拿起相机要拍,被那位阿姨狠狠地骂了一句。毕竟,人家这种难堪的时候,不希望被公之于众。如果“偷听”非要成为一种流行文化的“制作方法”,起码有两个原则:1要征得当事人的同意,2要保证是公共场合,并且说话者希望被人听到。——马超

我说话尤其不喜欢让外人听到,比如和朋友在公众场合聊天,比如打电话,都很怕让别人听到。我这是个什么心理呢?——福利满

在公交车上、餐厅很多地方都会听到很多人的话语,有些话很经典也很搞笑,就会拿出来跟朋友共享一下,其实这也是发现生活中的美吧!——程鹏丽

在公司里面这种偷听还真不少,听见别人打电话,试想着他们在说谁的坏话,其实这是一种极其不礼貌的行为,我们还是应该文明一点。不要去太注意这些偷听的内容。——肖丽华

说到偷听,很惭愧地说这种事情我也做过,也就前天在香港地铁里面看到几个中年男人在很大声地说话,话语里面全是粗言烂语,一句话就夹杂着两个脏话,全地铁里面就他们声音大,我也有点恶搞的想法,就用手机偷偷地录下来,并且偷拍了他们的照片,想着发上微博。不过最后还是没有这样做,把他们的录音和照片都删掉了。微博的盛行,真的让全民皆记者,一举一动随时被曝光,自己也成为这样的人了,医生,偷听病有药可治么?——高欣婷

偷听被弄上网,莫名其妙火一把在当今时代不再是不可理解的事情。不过隐私如此公开,在公共场所变得防不胜防,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受到一定影响。要说为什么能够传播迅速该是得归功于网友的大力追捧,归根结底还是大批量网友的空虚寂寞心理。——胡倩

我们需要哪种程度的真实?全民记者能做到和维基解密一样吗?无选择性无深入性。——张家界

香水有毒,偷听无碍。文中提及的偷听片段都是市井生活的情景再现,是市民爱恨的真实记录,多不触及底线,无伤大雅。比如这则我用微博记录下的偷听:某大龄极品女四处寻觅某总未果,摇曳进吾办公室偶得之,张开猩红大嘴,以四个加号的甜度飘出这串字“猪--割--割,刚找你半天你都不在”。顿时办公室寂静如死,石化的石化,内伤的内伤……——笔笔的笔

只要不被一些居心不良的人拿出来恐吓,我们就把它当成是一种文化吧。毕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把自己的事情拿出来供大家娱乐一下,有何不可呢?——李特

紫涵短评:偷听,偷听,无谓是趁别人不知道或还未意识到的情况下窃取别人的隐私或秘密。我们都知道,在公共场所,只要是能说的出口的大概也称不上秘密或隐私,谁愿意把最私密的东西放在公共场合和朋友窃窃私语,这也是一种掩耳盗铃的行为,以为别人听不见,但是信息内容已经开始传播,周围的人却成了无心或无奈的接受者。大家都有尘封的小心思,但是不想被他人听到,就应该不要自己传递信息,造成偷听的嫌疑。——刘鹏飞

“偷听”最早是美国人的创意,有一个叫“偷听纽约”的网站很多年前就已经流行过了。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创意,人们把道听途说的有趣的话传到网上,而且因为不暴露说话人的身份,所以也不会伤害别人的隐私。微博客出现以后,这种功能更加容易实施了。这是一种无害的小创意,而且具有启发性。现在的时代是“短文本”时代,一句话都可能成为经典。——王俊岭

看来以后上街或者到公共场合的时候要小心了,可千万不能说某某的坏话,否则会死的很惨!!——張吉泉

汨罗西服设计

白银制作职业装

华蓥设计西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