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偷來的愛情最甜蜜[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1:51:04 阅读: 来源:钱包厂家

剛剛跟你戀愛的開始,聖誕節前幾天一起去東區SOGO逛,看上一件不錯的大衣,看標價,哇塞!要一個多月薪水?就想拉著你走人。

「沒關係啦!去試衣又不用錢,我用手機幫妳拍幾張放FB,讓fans說讚!」「這樣不好的,萬一哪天大家聚會要我穿出來呢?」

可是你扯下我的大提包和外套,硬把我塞進試衣間。「我幫妳看著,慢慢來,不要急,原來的佩飾都要戴齊,拍照才好看哦!

」等到我出來,你的眼睛睜得比牛眼大。「把旁邊那頂白色的毛線帽和深綠色披肩也戴上,一起拍會更好看。」你說。

我一看標簽,都是克什米爾的上等純羊毛,竟然跟這件大衣差不多價格?「好啦!我們快拍完快閃人!女店員都在看我們,多不好意思啊!」我說。

「沒關係的!她們現在是用餐時間,不會管我們。」你慢條斯理的按快門。沒想到幾分鐘後,當我還在擺pose,你瞄了下四周,忽然用力拉起我的手,拖著我直接跑下扶手梯,連電梯都不搭。

「她們都去吃飯,我們賺到了!」你興奮的說。

從四樓跑到一樓,出了大門,你不走地下道,還硬拖我闖了兩個紅燈,跑過兩條街道,才在一個小巷口停下來。我倚著一支路燈,在寒冬中急速喘氣和哭泣。

「我不跑了!」我哭得很傷心。

「我們這樣做是不對的!」

你卻回頭冷漠的看著我哭花的臉。

「不快跑?難道等著被抓嗎?」

我聽了哭得更大聲。

「大笨蛋!人家有錄影監視器,下午我們就上各大電視啦!」我氣瘋了。

「哦?真糟糕,我忘啦!怎麼辦?妳有毛線帽遮臉,我除啥都沒戴啊!」

「我們現在回去,把所有東西還給人家,請求原諒或許是唯一的辦法。」我快暈了,你卻遞了手帕給我。

「OK!都聽妳的。妳先把臉上的淚水和鼻涕擦乾淨,再補一下妝,回去才不會嚇壞她們,電視畫面也比較和諧。這輩子我們終於上電視了,萬歲!」你竟然興奮的高舉雙臂。

「你神經病啦!土包子!真衰啊!」我聽得快休克了,憤怒的手一把搶過手帕。

手帕打開時,飄下一張發票,原來你已經趁我試衣時全部買單啦?

後來是你被我追著,又跑過好幾個路口的。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