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彭浩翔我喜欢把事情说破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0 16:24:37 阅读: 来源:钱包厂家

彭浩翔:我喜欢把事情说破

有人希望彭浩翔谈谈成功的秘笈,他回答:我不是特别成功,到现在还没买房子。他说人生最幸运的选择是当编剧,所以之后做导演,不用死等剧本,也能改烂本子。他算是导演中写字最多的,作者中拍戏最红的。除创作外,近年亦关注公共和民生议题,他说自己习惯穷究小事情背后的道理,尽管有时并不讨喜。近日,他推出个人最新杂文集《再不相爱就软了》。几乎把所有文章又改一遍北京晨报(微博):这本书的书名让人想起吴虹飞的《再不相爱就老了》。彭浩翔:我也听阿飞的歌,看她的书,见到《再不相爱就老了》时,感觉这蛮像女生会想的东西,我觉得应该弄一本从男生角度出发的东西。北京晨报:我看到书里很多东西都是六七年前的东西,重新看自己的旧文,感觉如何?彭浩翔:我差不多花了一年时间,一篇一篇地去改,不用拍摄的日子我就一直改,几乎把所有文章都再改了一遍。我个人就是这样,过几年再看前面的东西,觉得有些地方讲得不够清楚,有些地方讲得不够好玩,便想回去再改。文章写自生活间隙北京晨报:清楚和好玩是你写字的标准,是吗?彭浩翔:对,我觉得这很重要,如果我自己都觉得不好玩,就没人愿意看下去。我写完一篇文章,喜欢自己念一遍出来,然后用录音机录下来再听,如果觉得没趣,就要改。这样反复地听,反复地改。北京晨报:这么听录音,会不会忽略了走路?彭浩翔:有的,好几次在街上和朋友擦肩而过,却没看到,他们说,你拿个录音笔低着头,我都不敢跟你打招呼。在香港,上班时一出门就开始录音,到公司,可能一篇已经写完了,这就争取了时间。文字比电影更独立北京晨报:您又拍戏又写作,写作对你来说,意义如何?彭浩翔:电影我很喜欢,但电影是集体产品,想到一个东西,需要别人帮你呈现,文字就不一样,因为比较自我。虽然写书赚的钱不多,但给我的满足感跟做电影一样,我不介意花一半时间在文字里。有些导演连剧本都不想写,但对我来说,写文字没有压力。北京晨报:您在书里有过一句话,疯子比正常人难写,为什么?彭浩翔:我很怕在小说、电影的创作中写疯子,大部分人都是正常人,可能有一点偏激,但他的想法你能理解和明白。可疯子则不同,他不用解释,你永远不知道为什么。我写一个奇怪的人,总会写出他的原因。一个平常人,可以是我,可以是你,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一定有原因在里面,所以更好写。好电影要有情感共鸣北京晨报:作为一个导演,您觉得一部好的电影应该具备哪些要素?彭浩翔:故事要吸引人,同时,里面的感情要有共鸣,这个很重要。现在我看很多华语片,都是讲一个天马行空的故事,但是无法找到共鸣的东西,你不知道他在讲些什么感情,这种感情无法发生在现实生活中的你我身上,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这样的电影其实不是一个很好的电影。北京晨报:所以您拍电影比较贴近生活。彭浩翔:接下来我也会拍一些比较高成本、有特技的电影,但是不代表这种电影一定要脱离生活,其实你可以说一个很奇怪的故事,但是里面的感情是一定要有共鸣的,否则我没法找到一个投射。你看美国的大片,像《2012》、《后天》这样的电影,有谁经历过?没有,他里面很多的特技,很多大的动作场面,讲的还是能共鸣的父子之间的情感。现在我们学着弄很多特技和动作,但是我们没有学到人家共鸣的点。我们的一些电影,给观众看了120分钟特技,可谁要看两个小时特技呢?如果我不关心这个角色,特技跟我有什么关系。晨报记者王文韦(本文来源:北京晨报 )

商派数字化

先胜业财数字化

卓志数字化

梅花创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