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90后黑小米女生顾异如何气死文化人

发布时间:2020-01-14 18:55:50 阅读: 来源:钱包厂家

最近,一位90后,黑小米和雷军,名叫顾异的女生,因为被雷军高薪聘用,成为科技行业的热点话题。其实,从2012年,顾异便以“少林修女”在豆瓣上以一系列诙谐搞笑的的日志征服了10万粉丝。

以下便是顾异在豆瓣上的文章《如何气死文化人。》

徐总这人跟我和杨叉帆混在一起最大的问题就是太有文化。

文化人有一个通好就是喝茶。

徐总就特别爱喝。

新办公室装修好之后置办的第一件家具就是一张古筝大小的木茶案。

以及全套青花瓷茶道用具。

这套茶具招待的第一批客户就是我和杨叉帆。

我跟杨叉帆落座之后。

徐总先拿出来一个长条小木盒。

打开。

抽出两支熏香。

点上之后。

递给杨叉帆。

示意他插在桌边的香座上。

杨叉帆小心接过。

轻轻地闻了一下。

徐总:好闻是吧。这是我从日本带回来的白檀……

话没说完。杨叉帆双手捏香郑重道:今天我们兄妹三人桃园结义……

徐总:我看你是嫌工资开多了。

插好熏香。

徐总拿出一盒铁观音。

倒点儿在茶案右手边上一个像是烧窑的时候被拽咧歪了的瓷碗里。

然后在左侧的小电磁炉上热水。

水开之后。

先把桌上一溜子瓷器烫了一遍。

此处用时五分钟。

烫完之后。

开始拿小夹子取茶入壶。

此处用时两分钟。

倒了点儿开水。

等了两分钟。

然后开始挨个家伙事儿里倒腾。

折腾到一半儿。

杨叉帆:老大。能快点吗我渴了。

徐总非常有素质地将其直接忽略。

继续倒腾。

我和杨叉帆怀着怕被扣工资的心态沉默地看着他倒腾了七八分钟左右。

最终将饭碗大的一壶茶折腾剩一口。

倒在了我们面前。

我跟杨叉帆如释重负地仔细捏起茶盅。

双双喝下。

徐总用殷切的目光注视着我们。

慢慢放下茶杯后。

杨叉帆:不好喝。

我:杨树味儿。

杨叉帆:不解渴再来点。

我:这个不行。有没有别的。

徐总非常有素质地默然按照上面的过程给我们重新泡了一壶花茶。

放下茶杯后。

杨叉帆:有点淡。

我:是挺淡。加点儿老干妈正好。

徐总紧握着开水壶盯着我们。

杨叉帆迅速改口道:其实还行。还行还行。哎老大,这俩茶能混一块儿泡吗。

我:混一块儿行。徐总,麻烦你给泡个鸡尾茶。我要下层花茶上层铁观音。注意分层不要混。

徐总:虽然第一次招待你们这样说不太好。但是……滚。

杨叉帆转向我:你们东北人喝茶不。

我:也喝。但是没这么费劲。

杨叉帆:都咋喝呀。

我:我们那儿喝茶的唯一指定器皿叫做茶缸子。倒点茶叶,饮水机热水一泡。直接开喝。有狠的喝到底儿茶叶直接嚼嚼吃了。

徐总在一边儿听得直抽烟。

杨叉帆:老大啊。你这电磁炉能煮面不?

徐总非常不情愿道:能。

杨叉帆:那以后咱在你办公室做菜吧。

我:真不错。把这个茶案子换成菜板子。茶具都换成炊具。老霸道了。

徐总:然后我见客户的时候就叼个烟,坐沙发上切菜是吗。

杨叉帆:是啊。多好啊。这企业文化多独特啊老大。

徐总:你俩给我出去。

周四晚上的时候徐总表示上次去他位于郊区的新家时发现小区附近有温泉。

这周末正好要去量家具。

邀请我们同往。

徐总:温泉泡过没。

我:泡过温泉调料包算吗。

徐总白了我一眼。

杨叉帆:温泉还有调料包哪?

我:当然有啊。

杨叉帆:什么味儿的啊。

我:红烧牛肉面味儿。

徐总:够了!

杨叉帆:你都把我说饿了。徐总,周末我跟顾老板莅临你不得露一手啊。

徐总:可以。点菜吧。

我:鱼香茄子水煮肉片。

徐总:不会。

杨叉帆:客随主便嘛。徐总你看着整点实惠的就行。

徐总:西红柿牛腩意面。

杨叉帆鼓掌道:我操。菜名太有文化了啊徐总。

徐总忍耐道:配菜就芦笋金枪鱼可以吗。

我:你等会儿。意面也就那么地了。凉菜你给我换成拍黄瓜。

徐总忍无可忍道:出去!

最后由于周末下雨温泉没能泡成。

我跟杨叉帆单纯地在徐总家蹭了顿饭。

菜单有西红柿牛腩意面。

芦笋金枪鱼。

以及拍黄瓜。

席间杨叉帆置评道:老大你面条煮得太硬啊。而且这卤子有点儿放太多了。

徐总:出去!

吃完饭之后我们在客厅里观摩徐总的藏书和藏碟。

我指着杂志上一篇介绍高级化妆品的文章问杨叉帆:Lamer,这词儿怎么念?

杨叉帆:喇嘛。

徐总:你俩都给我出去!

文化人被我们埋汰了一周末后。

周一艰难地调整好心情继续上班。

徐总:你不是说谷老师给你节操手机设计商标了吗。

我:哦。设计了。

徐总:行。发我邮箱。

我随即将下图发给了徐总。

两分钟后。

徐总:你。进来。

我:哦。

徐总指着问:你就让我拿这个去申请商标?

我:对啊。

徐总:这能申吗!

我:谷老师这个商标的设计理念就是节操首字母的缩写啊。不然您以为是什么呢?嗯?

徐总:……出去。

几天之后徐总带我和杨叉帆出门见客户。

并以向我们普及茶道文化之由。

将会客地点定在了一个茶庄。

主客落座后。

一个身着改良旗袍的清秀美女微提裙裾轻盈一迈进了包间。

非常温婉地给在座人士轻施一礼。

然后坐到茶案前。

琴音清冷环境幽雅。

桌边群众不由正襟危坐。

屏息注视技师泡茶。

整体过程比徐总的步骤复杂百分之三十左右。

杨叉帆凑到徐总身边悄声道:老大,这就是文化吗。

徐总非常有素质地将其忽略。

杨叉帆:老大。她泡一顿茶多少钱啊。

徐总:八百。

杨叉帆:哇。

徐总:茶都不用上。她往那儿一坐,就八百。

杨叉帆又哇了一声。

然后盯着茶艺师的手法看了约有两分钟。

杨叉帆缓缓蹭到人家面前。

挡着身后客户的视线。

用口型问了一句:出台吗?

徐总:出去!

名医汇

挂号平台官网

医生在线问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