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Windows9如何才能不重蹈Windows8覆辙

发布时间:2021-01-21 14:54:37 阅读: 来源:钱包厂家

Windows9如何才能不重蹈Windows8覆辙?

8月23日,微软CEO史蒂夫·鲍尔默宣布将在未来12个月内退休。微软股价随即暴涨。  如果是你,受全球最伟大的企业家之一比尔盖兹托孤,掌舵微软,然后发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以“青山处处埋忠骨,一腔热血洒高原”的激情,发誓要把微软带回最顶峰时代,却没想,屡败屡战,屡战屡败,股价一直微微有点软。如果是你,作为全球最知名的CEO之一,终于决定挂印封金,弃甲归田,把失地交给后人去攻打,公司股票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盘前暴涨8%,你会作何感想?  我想,老鲍写完引退公开信,坐在电脑前,看着微软市值因为自己离开而暴涨的200亿美元,心里一定在想:难道,我这十几年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什么都不做,转身离开?我这十几年的努力,最有用的,原来是这一封信!这个讽刺,太无情了一些,让人于心不忍。  如果仅仅从销售业绩、利润指标来看,鲍尔默有点冤,他执掌期间,微软业绩其实并不是那么差。我在微软的近14年,公司的营业收入(revenue)几乎每年都以两位数字的速度增长,微软的净利润率(net profit margin)至今高于苹果和谷歌。  这个故事是这样的。  感谢早期的探险者比尔盖兹,包括鲍尔默,发现一座“金银岛”,并找到了Windows和Office这两座世界上最大的金矿和银矿,垄断了几乎全世界的金银供应。从2000年开始接任岛主的鲍尔默,不但继续开采着宝藏,还成功地击退了几乎所有的虎视眈眈者,让全岛的人过着幸福的生活。微软至今仍然是全世界疯狂的印钞机之一。  但是,人们渐渐发现,金山银山,也有吃光用光的一天。同时,左边有另一座原来不知名的小岛,叫谷歌,那里的人居然开出一座闻所未闻,叫做“网络广告”的新矿,一夜暴富;右边一座曾经辉煌但早已废弃的旧岛,叫苹果,也再次发现一产量巨大的“移动设备”矿,重整旗鼓。金银岛矿产日益枯竭,人们对金银的兴趣也逐渐下降。所有人把目光转向鲍尔默:你是岛主,请带领微软,找到一座产量不比金银岛小,能赚更多钱的新矿吧!我们不但要采旧矿,更要开新矿。  可是这谈何容易。《创新者的窘境》(The Innovators Dilemma)给大企业归纳了一个“失败框架”:  1)你很难通过改善“延续性技术”打败大企业,只有“破坏性技术”才能通过截然不同的价值主张,颠覆大企业的商业模式根基;2)延续性技术一定会发展到“过度满足”市场的需求,从而饱和,发展停滞;3)但是同时,“破坏性技术”初期并不“诱人”,价格便宜、利润率低,也不被大企业的主要客户接受,所以很难被大企业投资。  所以,大企业的失败,几乎是注定的,这是自然规律。失败未必会消亡,可能会偏隅一角,如手表的奢侈品化,胶卷的发烧友化,纸媒的小众化。没有一个公司的领导者可以以一己之力捍卫整个即将被颠覆的行业。成功的领导者,一定是带领公司离开这个行业,寻找新的宝藏。哪里才有新的、足够大的宝藏,这对大企业领导者来说,无异于一场赌博。IBM赌对了,新生为第二个IBM,苹果赌对了,新生为第二个苹果。微软,至今还是之前一开始那个微软。  所以,鲍尔默并没有“导致”微软失败,鲍尔默是在不断尝试拯救“微软一代”于自然规律定义的必然失败,但是尚未成功。  顺着这条脉络,我们再来看看微软这些年的发展。  鲍尔默的第一次试着让微软重生是在刚掌印没多久时,2000年左右,宣布微软不再是一家软件公司,将要成为一家服务公司。鲍尔默把软件时代的公司使命“让每个人的桌面上都有一台电脑”改为服务时代的“让全世界的人和企业都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潜力”。鲍尔默没有赌对,至少股价上看是这样。投资人的抱怨开始增多。于是,2012年,鲍尔默再次修改了公司的使命为“为每个人,每台设备,每种业务,提供不间断的云服务”,宣布公司进入“设备+服务”时代,并开始不断重组,调整公司的资源配置。  这次,鲍尔默赌对了吗?  现在还不到盖棺定论的时候,但是显然有些人失去了耐心。外界呼吁鲍尔默下台的声音越来越大,不少人认为鲍尔默赌性很强,但总下错注。甚至在一些内部会议,微软员工也开始公开提问:请问您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微软?有次我在现场,认真地观察着他的表情。我觉得他突然有点像孩子一样害羞起来,说:你知道,我没有什么爱好,我唯一的爱好,就是工作。除了工作,我不知道干什么好。所以,我不会离开,我会一直在微软工作下去,我爱我的工作。  没想到,几个月后,鲍尔默宣布即将离职。我脑海中只有四个字:愿赌服输。  鲍尔默做错了什么?他没有赌对下一个“破坏性技术”。一代枭雄,只论胜负,上一轮押错了,所以现在必须离场。不过在走之前,他对第二轮重注还是非常有信心,并在离职邮件里不断重复其正确性,希望未来领导人可以遵守。这次,鲍尔默真的会赌对吗?这只能留给下一任CEO以后判断了。  现在,作为一名在微软工作了近14年的退伍老兵,我祝愿微软有更好的发展,也祝福鲍尔默退休以后,可以找到工作以外的新乐趣。  编者按,摘自刘润著《2012,买张船票去南极》  “四天,一百二十公里,每天只有几瓶水和一些黄瓜、西红柿、火烧。我们就这样在荒凉的戈壁滩上一路走下去,体会玄奘那般孤独行者的心境。每天晚上大家都要挑去脚上的水泡,用绷带扎紧,不然第二天会针刺一样的痛。四天下来我走掉三个脚趾甲盖。有个女同学走丢了,被找回来后撕心裂肺地哭。十几辆车跟着,但是大部分人都不可思议地一步一步走完了全程。这绝对是一次对自己心智、毅力、勇气的极限挑战。”  2009年2月,刚开春。南京。喜来登早餐厅。  透过落地玻璃,这个城市很安宁。安宁得有些阴霾,甚至有些死气沉沉。汪治在动情地说他2006年代表清华商学院参加“商学院戈壁徒步挑战赛”的故事。我惊呆了,真的,有时一天走的路不超过五十步的我,就这样被震撼了。他边说,敦煌的巨佛在我脑海中一点一点清晰起来,一遍一遍地召唤。突然之间,我不可遏止地、疯狂地渴望站在戈壁的土地上,就现在,不可阻挡!  有梦想,然后去实现梦想,就是精彩的人生。  半个小时前,我还在温暖的被窝里。毫无悬念,出差的生活,就是白天说话交流,晚上写信回信。昨晚又过了午夜,今天又要很早起床。我迷迷糊糊地接起电话,感谢了一下声音甜美的服务员准时打电话叫醒我,然后从舒适的床上慢慢坐起,拿起一片维生素C泡腾片,丢进准备好在桌上的盛满矿泉水的水晶杯中。我看着气泡消尽,然后一气喝完……  一天,又开始了。  我不清楚我是盼望白天,还是渴望夜晚。酒店,在哪个城市并不重要。十年如一日地忙碌。2009年,是我加入微软第十个年头。虽然十年来不断有人教育我,但是后知后觉的我总是最后才明白:事情永远是做不完的。我经常以思考的姿势发呆,用一片空白清洗各种甲乙丙丁的大人物小心眼,一二三四的大项目小算盘留下来的生意、生意、生意的残骸。Stephen Covey的声音适时当头棒喝般响起:BE PROACTIVE(主动积极)!于是我刮净胡子,从充电器上拔下所有装备,面朝未来,拿起镇定自若而充满能量的一面,戴在脸上,开始新的一天。  而,戈壁,从那一刻起,一直就没有停止召唤。我兴奋地和我身边的每一个人说。我于是知道,2009年,在受金融危机影响最深的一年,我一定会去一趟戈壁。越危机,越坚强,越要锻炼百折不挠的意志,让自己体会喝一口水的幸福,挤破满脚水泡的自豪,洗净浑身污泥的纯净,死一次而后生的荣耀……  ……四天一百二十公里的涅槃……然后,重新开始。   2009年5月,已入夏。戈壁。  我从来没有穿成过这样,更不用说是夏天:  防紫外线的帽子,防紫外线的墨镜,再加一块魔术头巾,从脖子一直拉上来到遮住鼻子。完全看不到的脸上,涂满了防晒霜。速干衣、速干裤、防水徒步鞋。即便下雨浑身淋湿,半小时后就会干透。脚上穿着吸水登山袜,登山袜下面、鞋子里面,是卫生巾。是的,是卫生巾。走路多了,脚上起泡的最主要的原因是脚汗,卫生巾非常有用。背上撑起有利于空气流通的户外防水背包。背包一边的肩带上别着专业的对讲机,调到了团队频道、组委会频道和救援频道。背包中一个两升的水袋里,是一升红牛一升矿泉水配的“能量液”。一根管子从水袋穿出背包,夹在另一边的肩带上,伸到嘴边,低头就能喝水。手上握着一副徒步手杖。手指上是一个RFID指环,打卡记录到达的关键位置。手腕上是精密度很高的户外GPS,里面有预设的目的地和现在的位置,以随时掌握自己的位置和方向。  我抬起手看了一下GPS,距离今天的目的地还有28公里。  28公里!我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在戈壁里已经走了两天的我,膝盖和脚踝都受了重伤,几乎不能寸步。膝盖受伤,小腿不能迈步;脚踝受伤,脚掌不能抬起。每挪动一步,都会刺骨钻心地痛。  可是,前面还有两天。我才刚刚走了一半。  十几年没有哭过。想哭,不是因为痛,而是因为我可能无法完成对自己的承诺:走完全程。我答应过自己啊,就在出发之前,不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我一定坚持走完这四天一百二十公里。  我找到随行医生。这是县里一家小医院的年轻医生。估计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大大小小的水泡,形形色色的扭伤。止痛膏早已用完,他拿出云南白药给我喷了喷,让我不要继续走了。让上车。那辆车上印着大大的三个字:收容车。  我不同意。我无法同意!我对医生说:我一定要走完,请把你的云南白药喷雾整瓶给我吧。他没有办法,说:“白的化瘀,红的止痛,红的一天只能用两次。”  继续前行。我让自己忘掉前面还有28公里,只关注一件事情:一定要迈出左脚。我努力让小腿和大腿保持竖直,不摩擦膝盖,借助手杖,把左脚迈了出去。太棒了!下面,最重要的事情变成了:一定要迈出右脚。  然后,再迈出左脚。  我感觉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完全听不到。我真的开始理解了,什么叫做只能听到自己灵魂的声音。如此单调的景色,如此酸痛的双腿,只有心灵异常平静,但又犹如在欣赏天籁之音。很美妙的感觉。身体的痛苦和心灵的享受,居然可以同时发生。  狂风。暴雨。荒芜的戈壁上,没有什么东西长得比我的膝盖高。你连躲雨的念头都没有,继续往前走。湿透,再干掉。红的云南白药喷雾一天只能用两次?管那么多!我用完了整瓶。  到了一片盐碱地,一位体能师守在那里。他简单检查了一下我,说,前面6公里,密布骆驼刺,收容车都开不进去。如果出了事情,谁都救不了你。你不能往前走了。上车。  那辆车上印着大大的三个字:收容车!  我不同意。我无法同意!体能师没有办法。我已经是最后一个人了。他决定陪我一起往里走。  从早上8点,一直走到晚上9点。我们终于走到了营地。大家都已经睡了。感谢我的朋友Y一直在营地等我,还好有他帮我搭起帐篷。  我常常给大家讲一位同行者的故事。他两条腿的膝盖都受了重伤,只好撑着拐杖一步一步地“跳”到了营地。别人满脚是水泡,他满手是水泡。最后一天,他又“跳”了8公里,离终点还有16公里的时候,组办方宣布比赛结束。他对体能师说:“求你陪我继续走完吧,每走1公里,我给你1万。我给你16万,你就陪着我,我一定要自己走完。”  我走完了全程。跨过终点,跪在地上,我又有种想哭的感觉。  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可能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疯子,花钱到戈壁去摧残自己。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可能无法体会,跨过终点那一瞬间,你就像完全跨出了自己,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醍醐灌顶。我跪在地上,被沙石、雨水、恐惧、绝望洗礼过的我,兑现了一个自己都不相信能完成的承诺。那一刻,不是豪情万丈,而是平静如水。  我撑着手杖回上海的一路上,受到空姐无上的礼遇。我在休息室的时候,她们不断过来嘘寒问暖,端茶送水,看看有什么能为我做的。她们估计在想,这么年轻就残废了,真是可惜。  哈哈,我平静喜乐地接受这些照顾。好像有谁说过,“伤痕,是男子汉的勋章”。我就当自己出席颁奖典礼一样,把这些礼遇当做奖杯,奖励我拥有梦想,并用激情和承诺实现了梦想。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