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包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钱包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89岁老婆婆将60万捐给山区重庆新闻资讯生活dd

发布时间:2021-01-21 23:31:20 阅读: 来源:钱包厂家

89岁老婆婆将60万捐给山区 - 重庆新闻 - 资讯生活

张世芬老人昨天专程从南山敬老院回到南坪万达广场的家中,她在等一个电话。

89岁的她,耳朵早已不太灵光,害怕听不到电话铃声,她一直把手机攥在手心,终于,那个电话来了,是我们记者拨打的。

电话里,老人家声音很清脆,一点也不苍老。由于耳背,她几乎不能和我们在电话里交谈,但得知我们的身份后,她情绪突然激动起来:“我终于等到你们的电话了,我想告诉你们,帮帮我,我想做点好事,给山区的孩子捐点钱,我不知道找谁,能想到的也只有你们了。”

一个只有折叠单人床的家

我们来到老人家,她才轻轻松开紧握手机的右手,那款老式手机早已浸满汗水。这是一套万达广场的两居室,但房屋的装修明显和“商圈住房”搭不上号,白墙,一眼看完,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电。

沙发对面是一台老式遥控电视,21英寸。看到我们不停地擦拭汗水,张婆婆笑呵呵地打开家里唯一一台风扇。老人说她平时很少在家里住,也没想过要添置空调,“那太贵了”。

说着,老人还允许我们在她卧室里瞧瞧,比起客厅,卧室更为简朴。两间卧室,一间空着,一间只有一个衣橱和一张床。

那是家里唯一一张床——一张折叠单人床,“是我老头生病时,我在医院里买的陪护床。”张世芬婆婆说,她觉得和孩子们住在一起太闹,几乎都在敬老院里住着,一年可能只有3个月的时间会回家,有床没床也没多大区别。“反正人睡觉也只占那么大一点地方,床再大也没用。”

满是回忆的屋子

这个家也许太过质朴,不过墙上挂着的20多幅照片却很显眼。相片里的张世芬要年轻些,每张照片里都笑得很好看,她身边站着的,就是她已过世的老伴,老两口在比萨斜塔,草原、海边留下了无数美好的回忆。缓缓取下那幅比萨斜塔的合照,张世芬慢慢坐了下来,她说自己有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动过好几次大手术,站久了会累。

“我最喜欢就是坐在屋里的客厅,可以看到墙上挂的照片。”张婆婆说,她和老伴都很爱旅游,以前心里想着有了钱应该享受一下,四处看看,所以老两口到处旅游,从国内走到国外。去年老伴去世了,张婆婆再没了旅游的心情。“走过那么多地方,看到那些国家地区的孩子生活在好的学习环境,我就想起了我们国家那些山区的孩子。”张婆婆说,就在那个时候,她心里就有了一个想法,想为山区里的孩子做点什么。

想在临走之前,做点有意义的事

说起这个想法,老人家有很多话说。她说小时候,自己念初中就遇到战争不得不缀学,后来到小学当老师,那时的孩子虽然环境很艰苦,但依旧不停止对知识的渴望。可惜后来因为一场战争,张世芬婆婆离开教学岗位,这对她来说是一个遗憾。后来解放了,张世芬婆婆在银行工作,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几个月,前夫去世了,她独立抚养两个孩子长大……直到上世纪90年代,她和第二任丈夫结合在一起。

本来离开教学岗位一直都是张世芬心中的一个遗憾,那时候她便想着,等自己有能力了就多去关心一下山区的娃娃。后来环境好了,老伴常常邀她外出旅游,这事也就在心里暂时搁了下来。

“但我从来没有忘记过这几十年的心愿。”去年,老伴走了,张世芬盘算着自己手里的存款,“我没什么牵挂了,所以想在临走之前,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张婆婆说,生命很短暂,尽量让自己少些遗憾,至少以后在病床上想起来,她还有着真实的回忆,而不只是那虚无缥缈的想象。

9月开学时亲眼看看被我帮助的孩子

就在上周,老人家不顾家里人的反对,强行卖掉了自己在冉家坝的一套住房。那是她2000年在冉家坝用20多万购来的住房,上周以59万的价格卖了出去。老人说,这事孩子们都不太同意,但她硬拗着把房子卖了,“我都这把年纪了,两套房子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用,前些年出去旅游我花了不少钱,但后来我省吃俭用从牙缝里挤出来的那点钱太少了,所以我想把卖房子的钱凑在一起捐出去。”

老人家的举措让周边人都大吃一惊,不过张婆婆告诉我们,在她的多次劝说下,家里人都同意了自己的想法。“我不想锦上添花,我只愿意雪中送炭。”张世芬说,她想把钱捐给那种困难得买新桌椅都是奢望的学校。不过60万元也不是个小数目,她并没做好准备全部捐献出去,但如果那所学校确实很困难,她倒不介意一分钱不留。

这是老人家的一个心愿,她说等山区学校被找到后她就把钱捐出去,9月份就是开学的日子了,到时候她还想着去当地看看孩子们是否因为自己的捐助改变了学习环境,等这事办妥后,她就计划在10月份入院调理身体。

两个儿子全在郁闷

尽管张世芬信誓旦旦地说家里人支持她的做法,但当我们联系上她的两个儿子,却得到了不同的答案。原来,张世芬老人在拿到卖房这笔钱后,第一个找来的便是大儿子张守为,希望他能帮忙寻找一个贫困山区的学校。

“我话都不想说,直接走了。”大儿子张守为说,母亲的心愿其实自己很早以前就知道了,但他从没投过支持票。随后,张世芬又找到小儿子张雪峰,弟弟和哥哥的态度一样,“你说她又不是暴发户,而是一个拿退休工资吃饭的工薪阶层,哪有这么大想法?我从内心来说,根本不支持。”

哥哥张守为今年67岁,是铁路部门的退休职工,65岁的弟弟张雪峰也是南岸退休的公务员。四世同堂的一个大家庭,在得知张世芬的决定后,都是反对声一片。

“我们劝说过她很多次,但是她不听啊,说多了就急,吵我们。”张雪峰说,老母亲退休工资也才3000多,在养老院一个月要交一千七八,吃饭洗衣等还要另外交钱,基本剩不下什么。老人平常很节约,想给她请个保姆都遭到多次拒绝。现在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常常进医院,一去就是上万元,本来想着这笔卖房款用来给母亲看病,买营养品补身子,可是老母亲却说要全捐出去。“说句不好听的实在话,以后老人去了,还得买墓地不是吗?”

孩子们的顾虑:

以后看病办后事咋办?

这段时间张雪峰和哥哥张守为都因妈妈这个决定犯愁。他们说,自己并不想要老母亲的钱,60万元并不是小数目,原本想着让张世芬先放弃捐助的计划,而是把这笔钱留下来看病或者以后处理身后事,等老人家走了,兄弟俩再看这笔钱还有多少余款,到时候再把这笔钱以母亲的名义捐献出去。张雪峰说,妈妈从小就给他说那些以前吃苦的日子,后来妈妈老了,也常念叨山区娃娃太苦了,所以想帮一下他们,但他从没想过妈妈所说的帮助,是以卖房子为前提。

“我们想着给她找个律师写遗嘱,但老人太固执,不答应,非得现在就把钱捐出去。”张守为很无奈,“她是我们的母亲,她决定了,我们也只好答应。但我必须表明,我一点也不支持她的做法。”说着说着,张守为语气变得有些激动:“如果以后她联系上了山区学校,到时候不要通知我,我不会出面。”这是张守为对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

同样,弟弟张雪峰也表示不会出面帮母亲打理捐助的事情,他最后一句话则是:“你们帮我劝劝老人家,叫她别这么做。”

老人的坚持:

一定帮我圆了这心愿

两个儿子的态度虽然不强硬,但态度却很鲜明,当我们把两个儿子的话转告给老人家时,她猛地一拍沙发,“我就知道他们不愿意,但这是我最后一个心愿了,否则我死不瞑目。”老人家有些生气,她静了好一会才端起水杯,喝了一小口开水:“我知道他们不是贪图我这点钱,其实我早为他们想好了,当初拆迁置换的这套万达广场的房子现在应该也值不少钱吧?等有一天我病了,就让两个孩子把这套房子也卖掉,卖掉的钱就拿来治病,不会拖累他们,至于人走后根本不需要什么墓地,骨灰往长江里一撒就完了。”

老人突然动怒吓了我们一跳,好在她很快冷静下来:“你们一定要帮我,让我了了这个心愿。至于我那些后人,如果他们真的不谅解,那以后不来看我也行,大家就不往来了吧。”

老人说的是气话,儿子们的态度也并非决绝,我们希望儿子们能够积极和妈妈沟通,也许会理解她的这个梦想。

我们也将继续关注下去。

骑战三国手游

你来嘛英雄OL官网版

异能少年在都市变态版

无敌OL

相关阅读